首页> 羌佛说法> 《僧俗辩语经》【佛教 佛学 佛法】
《僧俗辩语经》【佛教 佛学 佛法】
发布时间:2019-12-16 15:11:32      发布者:空中藏经阁       浏览量: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

僧俗辩语

 

如是我明,僧谛和尚居三点鱼钩洞,坐菩提台上与众证法。一日,从本原心基来一女居士,求其印证圆觉。居士名俗见空,对僧合掌问曰:“吾闻和尚证得如来大定,有长生不老之术,求和尚慈悲开示。”

 

僧曰:“吾所能告汝者,乃如来大乐了生脱死之法,非长生不老之术也。汝从何来,前者曾习何法?”

 

俗曰:“从本原心基而来,曾学三十七家外道,亦曾学佛参禅,已得无上定力,特求和尚印证,是否如来大定?

 

僧曰:“汝之大定是何觉受?”

 

俗曰:“吾初入定时,弹指已是一夜,开眼后方知一夜已过,当时境界,心中并无半点妄念,亦无任何知觉。”
僧曰:“无知无觉,岂不如木石一般?如来大定乃大乐无边之法,汝有何乐?此境乃昏沉之母入轮回之根,非如来大定也。”

 

俗曰:“其后吾明心见性,始知此定落在昏沉之中,后入之定方为正定。吾住于智慧之中,了知如来大定,亦不过如此。”

 

僧曰:“何为明心见性?”

 

俗曰:“性者本性也,明者明白也,本性即是如来之法身,此法身乃不生不灭之体。明心见性,就是前念已去,后念未生,不住其间,明悟此一刹那之感,此感便是如来体性,知觉如来体性,便是明心见性也。”

 

僧点一点头又曰:“汝之大定是何觉受?”

 

曰:“吾之大定,不住色相,亦不住于声香味触法,而长定于如来体性之中。其觉受相,无昏沉,无妄念,有禅乐之感。定中所显一切诸色相,由它自来,由它自去,不被它牵引,长住如来体性之中,出定入定分明,提得起放得下,有时还发出无量神通,但吾也不住于神通之中,由它自显自灭,不作圣境观,只照住于明而无念之体性上。和尚之定,可能也是如此。”

 

僧曰:“不也。吾之大定与汝不同,但汝之定也是正定,此定乃诸有众生成佛之道而必经之路,但非如来大定耳。此定名为‘明空知觉定’,是禅家初参后之定境,由此定而养,可得如来大定,如来大定而养方证无上菩提。汝之定有乐明无念之感觉,此感觉即是我见,而如来之定并无我见。”

 

俗曰:“无我觉受岂不又成了木石一般,法师所言如来大定乃极乐无边之定,木石无知有何乐可取?无所闻知,岂不又是昏沉之母,入轮回之根了?如来大法若是如此,有何可贵,莫如凡夫所求荣华富贵,每日妻恩子爱,吃喝玩乐,逍遥一辈子还快活些。”

 

僧两目悲泪长流,对天叹曰:“吾师如来为一大事因缘而示现于世,吾亦为渡众生而修行,然众生累生累劫造下无边业障,障其如来正道,吾实悲心难忍。彼等不入昏沉,便入我见,若不入昏沉我见又落入边见之中,好不容易破了初参,又造成口业,自以为此即是如来大定,狂禅性发不好好用功,以此为究竟,障其解脱之路,以致狂魔入体,将来其魔去后,弟子与师皆陷亡难,实为可怜。”和尚道完复对俗曰:“汝见差矣。汝于此知觉定中久而久之破了重关,便知此定并非如木石一般,胜过知觉千百万亿倍,无边自由,知觉定有出有入,有乐明无念之感受。如来定则并无出入,不定也定,定也非定,是名为定,实无所定,无一时不在定中,行住坐卧作诸事理皆在定中。”
俗曰:“行住坐卧作诸事理皆在定中,走路岂不错了道?如果出定走,岂不又与凡夫无异?”

 

僧曰:“汝见俗矣,不悟重关焉知此境。凡夫走路心在路,所做诸事心住事中,心随诸事妄念所转引。吾心不随妄念所转引,虽走此路,不著此路,作诸事理,心不住境,不存分别,见诸众生,不见是非长短,男女诸相,人天祸福,岂不闻金刚经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又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归言一句,心不著相无我无人,任汝作诸事理,皆是如来大乐之法相。吾之所说是名说法,虽名说法,实无所说,汝当自证,方知真实之义也。”和尚言已,取念珠一串对俗曰:“此是何物,共是几颗?”

 

俗曰:“此乃念佛之珠,共一百零八颗。”于是和尚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两眼瞪俗而不言语,俗不解其意问曰:“此是何意?”

 

僧曰:“方才观音菩萨在此地狱渡饿鬼,地藏菩萨在此天上渡仙人。”

 

俗曰:“法师差矣,地藏菩萨在地狱渡饿鬼,为何反说观音菩萨在地狱渡饿鬼?”

 

僧曰:“汝未悟大道,一无所解,当努力修持,不可向外驰求落为狂禅。若不如此,不但虚度此生,且有堕落之灾。”

 

俗曰:“吾闻法师所言甚深微妙,广大无边,如来大乐之法实为高深难解,我当如何修之?”

 

僧曰:“若想入此如来大定,别无它路,其一以菩萨行为而照己德;其二努力精进而习定。”

 

俗曰:“菩萨行为与凡夫行为如何分别,望和尚慈悲开示。”

 

僧曰:“我今说此,汝当谛听,诸有众生,大略可分为上中下三品。下品人每日但思足一己之欲,贪得无厌,穷奢极欲,永无厌足之日,所羡者荣华富贵,称王图霸,以害人为乐,从不见自己之过失。见别人之苦难,反觉称心快意,想尽千方百计劫夺他人所有为己有,见自己所有过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此等将来必堕无间地狱,受无量诸苦;中品人亦以足一己之私为务,以荣华富贵为高,骄傲自大,唯我独尊,有利可图,即尽力从之,每时每刻,只说别人过失,虽知自己之过失而护短,不肯说也不肯改,此等人并不专门以害人为乐,然利益相争之际决不让人,此等人将来也难免地狱之难;上品人重于善德,不图世间荣利,但图诸福,见他人有苦难,则全力相助,利益相争之际,每每让人,见别人之过失,心虽知而口不言其是非长短,见自己之过失立即改正,处处广施阴德,以善为事,此等人后为天人,但仍是凡夫。”

 

俗曰:“如此善功,仍是凡夫,岂不怪哉!”

 

僧曰:“此等人虽积功累善,乃有漏之因也,有数之善果,其果受完,仍然下堕,故仍为凡夫。菩萨行为大与凡夫不同,心中不存善恶分别,每时每刻自查己过,分毫过失,立改之,从不见别人过错,也不见自己好果,处处望众生早脱轮回,一切善恶境来,普行恭敬,依此而行,行者性之用,性者行之体,体用本来不二,是故行者性也,性者行也。此理非二乘罗汉所能解,汝当依此而作。吾亦凡夫,未证此法。此法乃大宝上师功德所示。”

 

和尚言至此合掌赞曰:“顶礼大宝上师前,吾师妙法普行缘,功德巍巍照众生,为渡六道超俗凡。”

 

俗听完赞偈问曰:“和尚既言一切平等,无有分别,为何又分菩萨行与凡夫行,此非分别乎?又言无我无人,然则今朝此身从何而来,和尚此言岂非荒谬?吾实不解,唯愿和尚以理服我。”

 

僧曰:“我今告汝,汝当谛听。汝今朝之身乃过去善恶妄念二因合成,非汝法身也。汝之法身,即如来之体,本来空寂,今朝此身皆过去作善作恶所种之因结聚之果所现之身。故此身名为业果报身,一切善恶诸业皆以此身而受报。善恶业之轻重不同,报应于六道轮回之种类亦不同,故有富贵贫贱之不同。作善者,受轻业;作恶者,受重业。轻业距佛果近,重业距佛果远,作善事之上品人报应结果升天堂成仙人,天堂一切乃善果享受。作恶事之下品人,报应结果入地狱成饿鬼,地狱一切乃恶果享受。作善之人种善因故结善果,作恶之人种恶因故结恶果。此二因皆起于善恶,二种妄念。菩萨观今朝之身如梦幻泡影,如露,如电,长住如来体性,不随善恶二因所转,故不结二果,脱离轮回。菩萨慈悲众生,无灾、无难、无有业障,发普渡众生之心,成就方能普渡,故结成就之果,菩萨不断慈悲普渡心,为渡众生故。”

 

俗曰:“二因合聚之果,众生观之为何实在非梦幻也?”
僧曰:“众生迷其本性,昏沉于二因之中,故觉实在,如人在梦中所觉,一切皆实在,睡醒方知是梦也。众生若住于如来体性之中,顿然知觉此身如梦,纵上刀山,入油锅也无痛苦,无一处不是如来报身境地也,至此境地便一切平等。但未悟得此理之前,先得作一善士之君,为人人敬爱尊而称德,以此筑基而为人正,方可依佛之教,修其生圆次第之出离心、四无量心、十善、三聚戒、六度,乃至信、愿、行、戒、定、慧之深习行持,而后正行,方可如法圆满。否则皆为空中楼阁也。故望行者步步脚印,了知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因果不昧律,轮回何所缚。”于是和尚合掌赞曰:“诸佛上师之功德,普行回向诸法界,现身福慧速圆满,同证如来大乐界。”

 

俗闻已,对僧合掌曰:“和尚所演无上如来大乐之法,吾当传于后世。”言讫顶礼七百而去。

 

论文正误

 
一提起我的论文,有些人就会产生许多说法。有说是天书,需要破析,有说是谈禅理,处处潜伏禅机,还有的说是儒道庄老哲学,不见现代科学。这些说法都是笑话,论文就是论文,哪里是什么天书?我的论文主要是集多元化哲学科学为一体,内容颇为深广,为了言简意捷,灵活透关地表达意思,就只有采取半白文言的表达形式和手法。至于认为论文为禅机佛语,儒道庄老之后继,那是人们错误领悟了文中的一些词语典故的原因。实际上,佛教虽为外来的宗教文化,却对我国传统文化,以及人们日常生活,包括文人遣词造句、百姓日常用语,影响是颇为深广的。例如:无事不登三宝殿、孽障、叫唤、功法、巧用、安乐、百味、打包、奴婢、宏愿、有无、先辈、自觉、觉悟、决定、吉祥、解脱、读诵、欢喜等等,不计其数。仅以“名”组成的词,如名望、名义、名利等就不下五百个,以“一”字组成的词,包括一身、一日、一层、一面、一刹那、一枝花等就不下一千个。我可以说,凡是写文章的人,随时都要用上以上的佛家词语,何况以上词语为佛家词语万分不及其一。人们对平常用佛语佛词已习惯成自然,以为是祖宗传授,不知道都来源于佛家用语和佛家籍典。至于对那些不常用的佛语词而又为汉文化所早已吸收施用的,有人就统统认为是在讲佛法和儒道之论述。如果按照这种平见的观点去看问题,那么,不是哪一本书都在谈佛教和儒道吗?这是一种严重的偏见和错误,主要是知识平庸所造成的。凡是做学问的人都知道:“要得才横夺天工,必将诸识寻根穷。”因这缘故,我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历来对各个领域的知识我都喜欢学习,并竭尽全力去探讨,去问一问为什么,包括现代哲学思想知识,儒释道当然也不例外。
 
要说谈佛家禅理的论文,我曾作了几篇,也可以向大家介绍其中一篇《僧俗辩语》。这篇文章的起因当归我的一位好友辛寂老法师。辛寂大和尚八岁出家,二十二岁破初参时,做宝光禅堂纲领主持,禅定颇深,曾在寺内打饿七禅定,圆满殊胜。至今,寺内比丘一提辛寂大师,都异口同声赞扬:“和尚打禅七、七日七夜不食不动,泰然如常。”辛寂大师一生主修华严宗,对天台止观和显密均具深研功底,犹为明见般若实相,故而德高望重,后任宝光寺方丈,如今已供奉于祖师堂。一天,大和尚和我在宝光寺晤面,对我说:“我见了你几篇论文,其理法甚妙。可否另作论及空性之道新篇而为教益?”我答:“可以。”于是三日之后造《僧俗辩语》一文交与求教,但和尚阅后不以为然,置之一旁。时至六年后初冬的一个黄昏,在宝光寺大雄宝殿左侧,辛寂法师突然遇见我,说:“我现在实在颇为惭愧,特地向你忏悔。”我闻听此言一时惊惶不知所措,只好怔怔地盯住他。辛寂法师又真诚地说:“世尊在世之日,有大居士维摩助佛教化弟子,我虽不才可以效法,今天特地请你助我教化比丘之力。想我佛门世尊是何等威德,大雄宝殿乃千年庄严圣境气象,人人敬仰,现今轮到我来管理寺庙,没承想做功课时竟然发生闹殿事件,这真是千年没有的业力。这不怪其他,只说明我辛寂无德无能,没有管理好寺庙,也没有给众比丘带好头,这实在无堪主持,教人惭愧且无地自容。今晨我于惶急之中,重新寻出《僧俗辩语》细研,我明白了以前的愚痴。几年前,我初识此文,认为你连经书中的‘如是我闻’也没有搞清楚,而写成了‘如是我明’,加之我悟性不彻,因此不予重视。今日一急之下重读,方顿悟妙理,如是我明原是你自己明白之意,俗见空居士代表俗谛,僧谛和尚以表真谛,真俗之谛都定在心中,所以般若照见万法惟心,三点鱼钩洞为打字谜而造的词语──画上一个鱼钩形,再加三点,不正好成为一心字吗?所谓菩提台者是立于真谛角度对‘六大缘起’、‘万法惟心’于俗谛的照观。此文真是字字珠玑,深藏莫测之妙论,尤其是内中禅理、般若正见,现为大殿事故,成熟我开悟之缘起,始得识真谛,实为羞地而惭。” 听了这番肺腑之言,以及明了他那无私无染的法性圣境,把我照耀得何等胜喜,使我不禁向他行了合掌礼。可惜,不久这位大德归西圆寂。记得他圆寂前三天我去拜望他,他从病床上支起躯体,说:“我要谢谢大师的《僧俗辩语》。还有你在寺院内做的事,以及对我的帮助,众生会感谢你的。这些有相布施的言语本不该说,怎奈大后天(二月十九日)观音生辰,我已决意离开此地了,所以不得不烦絮数语。” 当时闻听这番言语,我还以为他要到外地去游方,于是问:“师傅几时归来呢?”他慨然而笑:“我会回来的啊!”但我见他身负重病,认为他是不可能外出的,便没有放在心里。谁知三日一到,听说宝光寺大开斋宴,一打听才知辛寂法师圆寂。他早本于观音生辰那天焚香沐浴,披衣搭具,盘腿坐化归西。七日后,又听法师弟子护义师言及法师火化的殊胜情况,并拾得十多颗三色舍利。
 
以上是涉及《僧俗辩语》一文产生的有关究里,为了正误其它论文并非谈禅机佛理,儒老庄学之论,还于它文论及宇宙人生及现代科学哲学思想之本来面目,仅以此篇《僧俗辩语》为例外,故写了上述文字以补记。

 

 

二维码.png

恭请法著法宝 请扫码关注

正法新闻 查看更多>>
公众号
名人与佛教 查看更多>>
读《醒世恒言》有感,东坡居士验佛印禅师趣事
读《醒世恒言》有感,东坡居士验佛印禅师趣事
漫画大师蔡志忠先生在少林寺剃度出家
漫画大师蔡志忠先生在少林寺剃度出家
石涛禅意佛画《百页罗汉图》【佛教 名人 艺术】
石涛禅意佛画《百页罗汉图》【佛教 名人 艺术】
勿忘赵朴初:新中国复兴佛教第一人【佛教 名人 艺术】
勿忘赵朴初:新中国复兴佛教第一人【佛教 名人 艺术】
弘一法师书法 朴拙圆满,浑若天成 【佛教 艺术 书画】
弘一法师书法 朴拙圆满,浑若天成 【佛教 艺术 书画】
启功先生的佛缘与为人境界【佛教 艺术】
启功先生的佛缘与为人境界【佛教 艺术】
世界史上最伟大的几位科学家都是素食者【佛教 素食】
世界史上最伟大的几位科学家都是素食者【佛教 素食】
王羲之的叔叔王导,举家奉佛,三世为相【佛教 艺术】
王羲之的叔叔王导,举家奉佛,三世为相【佛教 艺术】
国画大师齐白石笔下的佛画【佛教 艺术】
国画大师齐白石笔下的佛画【佛教 艺术】
丰子恺与《护生画集》不得不说的故事 【佛教 素食 护生】
丰子恺与《护生画集》不得不说的故事 【佛教 素食 护生】
文殊菩萨点化戒贤论师 住世教授玄奘法师【佛教 佛学 佛法】
文殊菩萨点化戒贤论师 住世教授玄奘法师【佛教 佛学 佛法】
禅宗二祖慧可红雪断臂求解脱佛法【佛教 佛学 佛法】
禅宗二祖慧可红雪断臂求解脱佛法【佛教 佛学 佛法】
玄奘法师西行取经【佛教 佛学 佛法】
玄奘法师西行取经【佛教 佛学 佛法】
爱因斯坦:科学的终极归宿是佛教【佛教 佛学 佛法】
爱因斯坦:科学的终极归宿是佛教【佛教 佛学 佛法】
佛教对“药王”孙思邈医学上的重要影响【佛教 佛学 佛法】
佛教对“药王”孙思邈医学上的重要影响【佛教 佛学 佛法】
范仲淹德行感召观世音菩萨超度母亲【佛教  典故】
范仲淹德行感召观世音菩萨超度母亲【佛教 典故】
苏东坡与佛印禅师轶事【佛教 佛法】
苏东坡与佛印禅师轶事【佛教 佛法】
大文豪列夫 · 托尔斯泰的慈悲与食素人生【佛教 素食】
大文豪列夫 · 托尔斯泰的慈悲与食素人生【佛教 素食】
王安石晚年的佛缘禅趣【佛教 佛学 佛法】
王安石晚年的佛缘禅趣【佛教 佛学 佛法】
宋代书画家米芾自在往生众香佛国【佛教 艺术】
宋代书画家米芾自在往生众香佛国【佛教 艺术】
顺丰快递老总:我曾目空一切 佛教让我折服 【佛教 学佛 修行】
顺丰快递老总:我曾目空一切 佛教让我折服 【佛教 学佛 修行】
潘天寿与佛教【佛教 艺术】
潘天寿与佛教【佛教 艺术】
护持佛教的历代中国帝王【佛教 佛学 佛法】
护持佛教的历代中国帝王【佛教 佛学 佛法】
觉行音声
觉行音声
齐豫-齐豫-大悲咒-128